主页 > 地方资讯 > 正文

澳大利亚华侨女孩郑悦彤:走下T台后,我站上了

发布时间 2021-09-05

  华侨青年说|澳大利亚华裔女孩郑悦彤:走下T台后,我站上了讲台

  3岁学声乐、5岁学钢琴6岁学书法及国画……

  12岁随母亲移民澳大利亚;

  22岁在澳大利亚中国旅游小姐选美比赛中被评为“最佳气质小姐”;

  然落后入墨尔本的中文学校,成为了一名华文教师……

  本期“华裔青年说”的主角郑悦彤,将为大家讲述她的"跨界"故事。

  以下是郑悦彤的自述:

  12岁时,我追随母亲移民到了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是一个比较容纳的国度,尤其是我所在的城市墨尔本,它是一个极富文化艺术底蕴的城市。

  这里的人们也非常友善,当我凌晨去社区公园锤炼身材时,碰到迎面走来的生疏人,咱们会彼此微笑示意。

  我来到澳大利亚的时候年事比较小,适应才能强,但仍是存在一些语言和文化方面的隔膜。当时,我妈妈在墨尔本开了一家咖啡店,我有时候会去帮忙,因而不得不和良多当地人沟通、接触,这让我更快的适应了当地的生活环境、文化背景,同时语言能力也有了很大的晋升。

  我小时候在海内就学习了声乐、钢琴、书法、国画等与中华艺术文明相干的课程,所当前来我在澳大利亚学习西方艺术的进程中,可能将不同文化背景的艺术联合起来懂得。

小时候和外公、外婆、表哥在福州

  比如说京剧的艺术表演形式对德国史诗剧的发展的影响,它们旁边有着十分深入的渊源。再比如中国的水墨画是工笔画,西方油画素描是写实画等。这些都辅助我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艺术,让我对每一种艺术的历史和起源都发生兴致,提升自己的常识贮备,同时也让我能在西方社会生活时,依然保有中国的文化底蕴。

  在澳大利亚读中学时,我参加了各种音乐运动,两次被选入学校的欧洲巡演合唱团,屡次担任领唱,且在十二年级时失掉了学校年末晚会上领唱中公民歌《茉莉花》的机遇。

  高考时,我在中文、英文、创作艺术和音乐科目中都获得了心仪的成绩。十八岁,我进入莫纳什大学攻读学士学位,主修中英翻译,辅修德语。

莫纳什大学本科毕业时与父母的合照

  本科毕业后,我决议深造美声唱法,因此进入墨尔本大学攻读音乐硕士学位,继承自己的音乐幻想。

  在读音乐硕士期间,有一门学术研究的课程是让我们自己取舍研究课题,我当时挑选研究京剧和西方音乐剧,重要探讨梅兰芳先生的梅派艺术,为此我做了许多的考察研究。最后,在班上做讲演报告时,我让老师同窗们都懂得到这种中国传统的艺术情势(京剧),他们也从我给他们播放的视频、图片以及讲授中感触到京剧的美。

  2019年,一位澳大利亚福清乡亲会的阿姨推举我参加了澳大利亚中国旅游小姐选美比赛。我之前上舞台都是唱歌,而选美比赛还需要展现一些其它技巧,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提升自己的机会。

  因为比赛中须要学习走台步,所以我每周都要加入两到三次的台步培训。每次训练的时候都要穿十多少厘米的高跟鞋,一练就是一个下战书。固然过程比较辛劳,然而学会了如何天然地走台步跟摆造型, 这次阅历让我可以跳出本人的舒服圈去休会一个不同类型的舞台。在比赛中,我取得了“最佳气质小姐”的好成就。

参加澳大利亚中国游览小姐比赛

  竞赛停止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音乐上演都撤消了,我就抉择沉下心来,在墨尔本大学攻读教导学硕士,同时在墨尔本的新金山中文学校担负华文老师。由于我爷爷、姑姑、婶婶、妈妈都是老师,我成为一个老师是连续了家族的传统。

  在墨尔本,想要成为华文教师有必定的请求,首先是大学要学习与中文相关的一些专业,因为我本科时学的就是中英翻译。在上完两年相关专业的研讨生课程以后(我当初正在攻读教育学硕士学位),我们会获得一个实习期的教师资格证。然后还需要找到一份教师的全职工作,并在之后拿到正式的教师资历证。

  目前,我教的是小学一、二年级的孩子,孩子们年纪小,比拟活跃,在课堂上不太好管。在经由一段时光的接触后,我认为在管学生的同时也要把学生当作同等的个体对待。

在线给学生们上中文课

  比方说上课不能乱跑,答复问题要举手这类课堂纪律问题,我会先让学生们自己说课堂上有哪些纪律, 他们自己说出的话, 他们就会比较能够遵照。而后我就把学生们说的纪律,写在白板上,他们一旦忘却了,我就指一下白板提醒他们,这样做的后果要比单纯的管教养生好得多。

  另外,中文对于不相关背景(指父母非中国人或华裔,家中无中文环境)的学生来说学起来比较艰苦。我觉得,要想让学生乐意好好学习,首先要让学生乐意呆在这个班上,让学生喜欢老师,喜欢上中文课的感到,最后就能喜欢上学习中文。

  我的学生们也都很爱好我,有时候一下课就会有一群孩子围到我的身边跟我谈话,这让我觉得很暖心。

  有个学生一开始对学中文热忱不高,为了让学生转变对学中文的立场, 提高学习踊跃性, 我采用了以下的办法,一方面是我平等的看待所有学生,当真听学生要说的话,他上课假如违心举手发言,即便说的跟发问的关联不大,还是要认真听他说完,这样他才觉得自己受尊敬。另一方面是我在教课的时候尽量多部署了一些有趣的活动,激励所有学生参加,不要给学生压力,他们就不会怕学中文。通过我们一整年来的相处,这个学生上课越来越积极,会自动举手发言回答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无比大的提高。作为一个老师,看到学生这样的变更,就会很有成绩感。在日常的授课过程中,我也会让学生们相互赞助,配合学习,这对于他们中文程度的进步也很有效果。

  我们有一本中文教科书,需要对着教科书教。在授课时,先从中文的拼音以及四个声调开始教,然后再教一些简略的汉字,比如“大”、“小”、“高”、“低”这些。

  教中文的第一步就是教学生声调,这个对他们来说特殊难。所以我一开端是采取肢体动作让学生理解并且记住,让学生自己也动起来,不同的音调用不同的姿态来表白,这样能让学生更快地记住。

  作为华文先生,我盼望学生们不仅会说中文,还要会写汉字,因为我感到汉字是中文的精华。

  通过察看其余老师的教学方式和我自己的实际发明,教汉字比较好的方法是把汉字当成丹青一样教。好比在教学生写某个汉字的时候,能够让他们自己联想这个字像日常生涯中的某一样货色,这样学生会觉得有趣,也可以加深他们的记忆。

  不外,对于笔画比较多,比较庞杂的汉字,就要让学生对比着字多练习,训练的多了做作就记住了。在语言学习的过程中,最主要的是要多背单词,要多和母语者多多交流,让自己沉迷在相应的语言环境中,才干最大水平的提升语言能力。

  现在,我行将实现自己的教育学硕士课程,也已经教中文一年有余了。等待日后我能持续在澳大利亚的教育体系中为传布和延续中华文化、语言和艺术出力。

  作为华裔青年, 我觉得每个人都是举世无双的存在,我们是文化交换的桥梁,要为自己有文化自负,但不要盲目自负,我们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事必躬亲地去传扬中国的优良文化。(稿件来源:中国侨网微信大众号 ID:qiaowangzhongguo 作者/编辑:戴晨)

【编纂:李明阳】